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作用与时代价值
 
当前位置:主页 > 国乐 > 正文

以文化自信推动“一带一路”民族音乐创作

时间:2017-07-28 19:37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席强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玄奘西行》这部剧涉及的传统民族乐器有近百种,乐团还特别将失传千年的敦煌莫高窟壁画中的汉唐乐器全部复原制作出来进行表演。

以文化自信推动“一带一路”民族音乐创作
【图语:民族乐剧《玄奘西行》剧照】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文化自信提出了许多新要求,文化自信的提出实际上体现了我们在文化思想和民族精神上的国家意志,而“一带一路”倡议是我国在新形势下开展国际合作的新理念。紧紧围绕“两创”方针,努力创作出我们这个时代有温度、有情感、受人民大众喜爱的优秀作品,是艺术工作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工作。

  中央民族乐团近年来创作上演了一大批具有创新精神的优秀新作品。大型民族乐剧《印象国乐》和《又见国乐》在著名导演王潮歌及其团队的创作和指导下完成,是立足于传统文化、用民族精神来塑造当代中国人民时代风貌的优秀作品。而今天,在“一带一路”倡议下,首部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的公演,也正是以艺术为平台、以民族音乐为载体,对国家倡导的“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精神的独特诠释。在创作中,我们对传统音乐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用优秀的民族音乐去丰富囯人的精神世界,用传统的文化艺术去深化对外交流,这也是民族精神自强不息、民族文化自信传承的重要体现。

  《玄奘西行》这部剧涉及的传统民族乐器有近百种,乐团还特别将失传千年的敦煌莫高窟壁画中的汉唐乐器全部复原制作出来进行表演。在展示汉族民族管弦乐的基础上,维吾尔族的热瓦甫、艾捷克、撒塔尔、弹布尔、手鼓,哈萨克族的冬不拉、库木兹,塔吉克族的鹰笛、莎什塔尔、手鼓以及印度的萨朗吉、塔木拉鼓、班苏里、西塔尔琴等,这些来自我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和西域丝路经济带上的天竺音乐风貌都在不同剧情中得到展示。

  自汉唐时期以来,中原地区与西域各民族的文化交流十分频繁、盛况空前。而今,历经两年时间创作的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由中央民族乐团驻团作曲家姜莹担任作曲、编剧、总导演,并汇集了乐团一大批著名演奏家——王次恒、丁晓逵、张斌、冯满天、赵聪、朱剑平、于昕、金玥、吴琳、缪青、刘洋、苏宁,还有新疆以及印度的130位艺术家担纲表演。剧目以中西文化交流的使者玄奘在西行取经路上的历史故事为题材,以民族音乐为表演主体,通过演奏家的“音乐演奏”和舞台表演中“戏剧语言”的双重表述,将民族器乐文化与剧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充分体现出中国传统音乐在历史的积淀中兼收并蓄、广纳博取的文化精神。

  历史上,吴承恩的小说《西游记》塑造了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的故事,而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则是从玄奘取经路上各个地区、各个民族的乐器文化去解读、表现他的文化之行,应该说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西游记”。该剧在音乐创作和表现手法上构思巧妙,通过丝绸之路上的民族音乐和民族器乐向观众展示了一幅幅生动而真实的民族音乐历史画面。众多民族乐器汇聚成一个多元化、多民族的艺术盛会表演,是当代中国音乐家们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新丝绸之路文化旅程。

  1400年前,玄奘去西天取经,完成自己心目中的佛法理想。今天,作曲家姜莹以当代艺术家的责任感,用自己的艺术追求和艺术创造力,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多次赴新疆、甘肃、陕西采风,在天山、塔克拉玛干沙漠、草原毡房、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感受、体验原生态的丝绸之路生活,为寻找当年玄奘取经的艰难历程而采集灵感。这些来自民间、源于生活的素材,使姜莹在创作中把握住了玄奘不只是为探求佛法,更是寻求人生的最高境界,超越生死、用心灵的思想意念去感召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善念之法。剧中用鲜明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为观众塑造了一个超越现实生活的感人故事,用民族乐器传播优秀中华文化,让民族音乐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弘扬积淀丰厚的优秀文化,在更大范围内和更深层次上加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文化认同感、民族融合感。按照计划,在北京首演之后,《玄奘西行》将在全国各地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巡演,相信这部剧目一定不辱使命,成为弘扬传统精神、传播优秀文化,用民族音乐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精品力作。

  丝绸之路是中华文化发展的重要源泉之一,中国很多的传统民族乐器来自于汉唐时期以来的西域古道,成为中华音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传承至今。自古以来,中华民族有着强大的包容思想和海纳百川的胸怀,艺术传承生生不息、源远流长。自春秋战国时期以来,中原、江南流传的器乐大多是以汉民族固有的传统乐器为主。一般情况下,它们大多以一个汉字命名,如“琴”就是今天的古琴或七弦琴,“钟”乃编钟也,以及笛、笙、箫、篪、埙、筝、阮、瑟、鼓、磬等。而汉代张骞出使西域以来,中国传统乐器与外来各民族乐器进行了全面的互鉴互融,并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多民族、多文化形态。从称谓上看,今天只要是两个字的传统民族乐器基本上是来自西域古道,如琵琶、扬琴、唢呐、筚篥、胡琴、箜篌等乐器都是通过丝绸之路而流传到中原地区,成为中华民族音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在《玄奘西行》的表演中,有30多种复原的敦煌古乐器将在不同的剧情中展示使用。特别是在第七章的“极乐”篇章中,作为敦煌莫高窟壁画中极具代表性的唐代宫廷大乐,“极乐世界”乐章的舞台呈现可谓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复原表演。五弦琵琶、曲项琵琶、箜篌、葫芦琴、瑟、莲花阮、龙凤笛、排箫、细腰鼓、曲卷胡琴、直嘴笙等一大批色彩斑斓、造型各异、音色优美的汉唐古乐器得以在舞台上向观众亮相。演奏家们用手中的古乐器弹奏出美妙而动听的音乐,而舞台设计完全以敦煌莫高窟第220窟壁画原型搭建起一座舞台空间,灯光和多媒体的影像则是按石窟壁画的原始风貌进行色彩搭配,整个舞台再现了盛唐宫廷音乐的辉煌历史场景。所以,这不仅是一次音乐表演,更是当代艺术家向祖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次巡礼,是汲古铸今的挖掘整理传承。创作使我们在传统中找到自己、在文化中找到自信,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来说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玄奘西行》作为“一带一路”重要的艺术创作,是时代赋予我们艺术家的责任,如何用民族的优秀传统去解读未来的社会发展,中央民族乐团做了深入探索。在彰显当代民族音乐家们的文化自信心和文化自豪感方面,《玄奘西行》以它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讲述了一个別样的“一带一路”音乐故事。以文化自信推动“一带一路”民族音乐创作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民族乐团团长)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文学创作中的地域书写
    从“诚”的视阈下看二程哲学的人
     
     
     
    中国抗战为全世界作出了怎样的贡
    当前中国人口老龄化新特点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