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国学移动版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 正文

大河之子

时间:2019-05-05 11:05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崔庆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雄关漫道,以人为峰。金城千里,岂可易得!秦人五百年栉风沐雨,走过山山水水,大河之子终成大地之主。

大河之子
【图语:秦发展历史】

  秦人牧马有方,得周赏封,最初的根据地在“西犬丘”,位于现在甘肃省礼县,这是秦的第一个都城。牧马必居水草丰茂之地,秦人以水为原点,寻找大河、开发大河成为了一种思维方式。

  沿河而进

  秦发展历史上历经了“九都八迁”,分别是西犬丘、秦邑、汧城、汧渭之会、平阳、雍城、泾阳、栎阳、咸阳。这些秦国都城有共同特点:一是大都分布在渭河北岸,沿河向东推进;二是大都扼守渭河干流和支流的交汇点,具有极强的地域辐射力和控制力。河流是大地血脉,占据关键节点,先得地利,这是秦人古老而朴素的智慧。

  秦邑大体是现在的天水,位于散渡河和渭河的交汇处;汧城大体是现在的陇县,位于渭河支流汧河的上游;汧渭之会、平阳、雍城都位于现在的宝鸡,散布在汧河与渭河的交汇处;泾阳、栎阳、咸阳都位于现在的西安,散布在泾河和渭河的交汇处。由此可见,秦的前期发展史,其实就是开发渭河流域的历史,第一阶段主要经营渭河上游的散渡河流域,第二阶段是逐步开拓渭河中游的汧河流域,第三阶段是反复巩固渭河下游的泾河流域。

  抓住发展中的关键元素,也就找准了发展的方向。根据现代考证,战国时代的关中地区温度高于现在,雨量充沛,水系较多,秦人近河亲水,找到了广阔的施展空间。

  治水兴农

  水之德,滋养万物,水之道,顺势而为。秦人与河为伴,以农战为本,自然形成了热衷水利的传统。秦人不仅仅利用天然河道,而且大胆向前迈出两步,一是改造河道,二是再造河道。都江堰致富巴蜀,郑国渠再造关中,皆是惊世之举,均收万世之利。

  秦国设计修筑都江堰,既是改造自然也是利用自然,在岷江出山口“凿离堆,辟沫水之害”、开凿宝瓶引水口,“壅江作堋”、修筑鱼嘴分水堤,把岷江分为了外江、内江。不设拦水大坝,没有控制闸门,充分利用天然地形,因势利导,外江泄洪排沙,内江灌溉良田,成为匠心独具的经典工程。成都平原有了都江堰,“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沃野千里”,造就天府之国。兴修郑国渠更是不畏其难,不舍其细,三百里干渠连通已有和新修的干渠、毛渠,融通关中水网。

  都江堰修建于昭襄王末期,郑国渠修建于秦王政初期,这段时间恰是秦战略转型的关键期。秦逐步确立了吞并天下的整体格局,不再拘泥于一战之胜负、一城之得失,宏大目标需要更加稳固的基础,稳农业当务之急,兴水利重中之重。在兴修重大水利、集中发展农业中,秦不断完善自上而下的治理结构,形成了完备的动员机制,暗中涵养了惊人的爆发力,用于农则农兴,用于战则战胜。

  军工一体

  秦人不仅依靠河流寻求发展,还依靠河流开展军事行动,河和水都成为“神兵利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实现高效运输十分不易,战略投送能力和后勤补给能力往往决定了战争走向,秦对此有独到之处。

  早在穆公时代,晋国遭遇灾荒,秦运粮救灾,强大的船队沿着渭河,在东西数百里的水路上连绵不绝,史称“泛舟之役”。到了昭襄王时代,秦伐楚国,在巴蜀集合万艘大船,搭载十万之众,携带粮米六百万斛,浮江而下,声势浩大。放眼当时,列国之内,知水用水莫有过秦者也。

  秦人不仅知晓舟船之利,而且化水为兵,奇谋百出,成至刚至猛之威。鄢郢之战是秦楚相争的重要战役,其中攻克鄢城是水战的经典之作。鄢城是楚都郢的北方门户,防守完备,急切难下。然而,水利经验丰富的秦人异常敏感,在全面考察中捕捉到鄢城软肋,不惜大兴工程,在百里之外筑坝蓄水,修长渠引水攻城,坚城一鼓而下,杀伤楚国数十万军民,极大地削弱楚人斗志。此役所修水渠本为临时之用,因其坚固耐用,历经修葺,至今仍然灌溉几十万亩良田,是为“白起渠”。

  鄢郢之战不是特例,公元前226年,秦再次用水攻发动灭魏之战。魏都大梁以坚城深池闻名天下,但秦人用水如神,改造周边水网,引黄河、鸿沟之水,漫灌浸泡大梁三月,魏终于城破国亡。在长期实践实战中,秦将军事和工程融为一体,军尤善工,工可为军,战略坚定,战术灵活,运筹天地之力,六国防不胜防。

  帝国血脉

  秦灭六国后,北却匈奴,南拓百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既动,当修河渠。于是北有秦渠,南有灵渠,打通帝国筋脉,抟力杀力如臂使指。

  灵渠晚于都江堰约40年时间,渠首工程与都江堰鱼嘴有异曲同工之妙,使湘江之水三七分流,既沟通了长江、珠江两大水系,又增强灌溉调节功能,军民都可从中受益。正是有了灵渠作为补给生命线,五十万秦军才能安心南下,进退有据,拓展帝国版图。

  沿河而进,秦得水之利,更思水之德。战国之争,不仅是金戈铁马,还有民心所向。诸侯各国筑坝开渠大都各自为利,如魏国白圭治水甚至以邻为壑。还有各争水利、有悖天时,居然出现了“东周欲为稻,西周不下水”的极端情况。水之德在容,秦之水利虽首为国家之需,却恰恰展现了共享惠民的另一面,这是一种纵观全局的气魄,默然之间无疑有巨大感召力,六国之民入秦务农就不足为怪了。昭襄王以降,秦国开创了系统工程的黄金时期,一些工程历经两千年,依然如故、造福一方,成为一个伟大时代的记忆。

  了解秦人对水、对河的情感,也就理解了秦人对河西之地的特殊挂念,理解了秦人沿河东进的执着,理解了秦至始皇,终尚水德,以黄河为德水。水火为天地之力,周为火德,秦为水德,秦取而代之,抛去阴阳五行的神秘面纱,水火之争是优胜劣汰,善者为之。如果说火是防御性要素,让人别于自然,那么水就是发展型要素,让人融于自然,秦以江河为血脉,自得天地之助。

  雄关漫道,以人为峰。金城千里,岂可易得!秦人五百年栉风沐雨,走过山山水水,大河之子终成大地之主。大河之子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习近平绿色箴言妙喻美丽中国
    从“隐逸”到“入世”——以上海
     
     
     
    中国近代版图到底是清朝奠定的还
    推进养老模式多元化发展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