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推进高校核心价值观认同
 
当前位置:主页 > 诗歌 > 正文

小雅丨七夕与“中国情人节”

时间:2017-08-28 15:43     来源:经典古籍库     作者:李蕾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时至今日,有情人早已不必贪图那一点灯市出游的时机私会黄昏,七夕也藉由改定的牛郎织女爱情传说为恋人们所重视。

小雅丨七夕与“中国情人节”
【图语:人约黄昏后】

  烟霄微月澹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

  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

  ——白居易《七夕》

  当众多传统节日在社会嬗变中渐行渐远时,七夕盛而愈盛。依托于承载其中的凄美传说,七夕从乞巧女儿节逐渐被包装演变成“中国的情人节”,跻身一年N度情侣秀、贵族躲的时日之一。毕竟爱是世界永恒的主题。

  不过,

  现在的你,正在满心欢愉地准备着与心上人的朝朝暮暮?

  还是在陪着名叫孤独的小人儿暗自浅酌低唱?

  或者只是在复制你的另外364天?

  乞巧之日

  一

  七夕,原初之意是乞巧,即女子向天神祈求灵巧的手艺和无双的智慧之日。乞巧之俗当起于汉代。东晋葛洪《西京杂记》载“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是关于乞巧活动的最早记载。明代罗颀《物原》讲“楚怀王初置七夕”,不可考。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是暑热减退、天气转凉之时,也是制衣工作之始。七月乞巧,不仅关乎女子自身的技艺,更关乎家庭的生计。因此在牵牛织女聚会之夜,“人家妇女结采缕,穿七孔针;或陈几筵酒脯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喜子网于瓜上。则以为符应。”(《荆楚岁时记》)“喜子”是一种小型蜘蛛。杜甫“蛛丝小人态,曲缀瓜果中”,刘言史“碧空露重彩盘湿,花上乞得蜘蛛丝”,皆着笔于此。是为单纯的女儿节。

  但穿针筵庭只是“闺中秘戏”,精巧的针线活儿如何能留私?因此自天子以至庶人,登楼晒衣蔚为风气。《太平御览》卷三一载宋卜子《杨园苑疏》“太液池西,有武帝曝衣阁,常至七月七日,宫女出后衣,登楼曝衣。”延至魏晋,七夕晒衣已有夸富斗富的意味。仕族文人虚名不满,便开始晒书来显示学识,渐成风尚。当然也不乏阮咸晒大布犊鼻裈的“聊复尔耳”,郝隆日中仰卧“晒书”的犀利意趣。

  牵牛织女

  二

  《诗经·小雅·大东》有“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已以织女、牵牛星神比附,刺周统御东国之乱象:织女织不得布帛,牵牛赶不了车箱。对星空的神往,早已在先民澄澈的心中,种下了七夕的种子。

  而在牛郎、织女传说的倒映下,这种澄澈愈显纯粹。七、八月间,一升一降的牵牛、织女星相聚穹顶,在河汉两端追逐,也只能在河汉两端追逐。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

  《古诗十九首》

  文人作美,“咏牵牛之独处”之外也为二人安排了“金风玉露一相逢”。牛郎织女传说的晚出定本,已是家喻户晓,但其最初并不是单单歌颂爱情之作。南朝任昉《述异记》载:“大河之东,有美女丽人,乃天帝之子,机杼女工。年年劳役,织成云雾绢缣之衣,辛苦殊无欢悦,容貌不暇整理。天帝怜其独处,嫁与河西牵牛为妻,自此即废织纴之功,贪欢不归。帝怒,责归河东,一年一度相会。” 没有那么多风月,没有那么多坎坷,是事业与爱情之间平淡而简单的冲突。不过聚少离多的浪漫总是让人多少心生遐想。

  中国传统“情人节”

  三

  从缘起到演变,从节日内涵到庆祝方式,七夕从来都不是中国传统的“情人节”。七月入秋,万物始凋零,哪还有什么心思去谈情说爱?以至刘姥姥听说王熙凤的大女儿生于七月七日,便“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给她取名巧姐,希望她“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从这‘巧’字上来。”

  而古人确有着自己的“情人节”,即开春之后的上元节(正月十五元宵节)。

  多数文化的情人节都被定在春季,2月14日如是,中国的上元节亦如是。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予而勿夺,生而勿杀,寄予着人类对生命的盼望与祝愿,春天是再美好不过的季节了。披发散形,闲庭信步,适合出游,适合交往,尤其对于情人来说,适合私会。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

  《生查子·元夕》

  情深缘浅的南宋诗人朱淑真。花灯、柳月、人海、喧嚣……一切都还在,只是他不在。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青玉案·元夕》

  退身鞍下的辛稼轩。人前没有也不敢有的柔情,都寄予了人后难寻也无处寻的朱颜颦笑。

  ...

  这样的真情直笔,岂不比“争将世上无期别,换得年年一度来”更扣人心弦?岂不比“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更通透明白?

  朱自清先生在《<中国新文学大系·诗集>导言》中说道:“中国缺少情诗,有的只是‘忆内’、‘寄内’,或曲喻隐指之作。坦率的告白恋爱者绝少,为爱情而歌咏爱情的更是没有。”这些写给邻家忧郁的女孩、月下闲坐的姑娘、流连花市的女子、还愿路上的她的,倒未必不是出自内心,也绝少曲笔隐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切的规矩与管束,都在上元节这天得到了些许释放。毕竟那种爱怜,是给自己,也是给了他人。正如杜拉斯所言:如果那个男人爱你,他的眼睛里就有疼惜,如果不爱,就只有欲望。

  时至今日,有情人早已不必贪图那一点灯市出游的时机私会黄昏,七夕也藉由改定的牛郎织女爱情传说为恋人们所重视。

  云阶月地,浮槎来去,不失期,卧看牵牛织女星,或孤身,或两人。

  化身情人节,或许才是七夕最好的归宿吧。

  愿此夕只有欢情,没有离恨。小雅丨七夕与“中国情人节”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以司法责任制改革促公正司法
    “日记”中的历史——兼谈日记的
     
     
     
    以党的创新理论为指引
    当前中国人口老龄化新特点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