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文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当前位置:主页 > 书画 > 正文

赵爽:诸神故事讲起来

时间:2017-11-10 09:5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赵爽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三皇五帝”“嫦娥奔月”……这是一些我们“耳熟不能详”的神话故事。不服?有没有被熊孩子问过:“你昨天说人类是女娲捏泥人儿捏出来的,为什么今天又说她和伏羲兄妹结婚造人呢?”——是啊,为什么呢?

赵爽:诸神故事讲起来
【图语:《诸神纪》 作者:严优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年9月

  “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三皇五帝”“嫦娥奔月”……这是一些我们“耳熟不能详”的神话故事。不服?有没有被熊孩子问过:“你昨天说人类是女娲捏泥人儿捏出来的,为什么今天又说她和伏羲兄妹结婚造人呢?”——是啊,为什么呢?

  推荐一本书——《诸神纪》,通过丰富、精致、有趣的讲述和解读,让传统神话走向“耳熟能详”。

  《诸神纪》不论是“选题”大方向,还是对中国神话的系统性梳理,都看得出作者的专业功底。不过作为门外之人,我更关注书的主体部分——每一个章节中的“故事”和“掰书君曰”。

  传统的说书讲究连讲带评,所以叫“评书”,而“神话评书”比普通的历史演义评书难说得多。先说“讲”。神话故事的文本有两个特点,一是短,书中的“原文出处”部分大多是短短几行字、几句话;二是散,这一点点文字,还散落于各类文献之中。要“讲”故事,首先要将“素材”搜齐、比对(不同文献的记述往往有差异)、厘清头绪,然后才是“讲”,人物、场景和情节等等。而作为已经创作过几厚本小说的人,作者有时又难免技痒给自己添点儿乱。比如“黄帝大战蚩尤”这段热闹戏文,呼喇吧地用起了章回体,什么“难服输蚩尤兄弟寻旧仇不怠慢黄帝家族练新兵”,“救急难夸父族南奔助阵解困厄九天女下凡授符”,这种叙述形式的跳跃性变化,可以调动起读者更多的阅读兴趣,不过,原本巨大的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而“评”呢,也就是“掰书君曰”,难度就更大。

  作者在自序中说,起书名为诸神“纪”,是为了致敬史迁的纪传体,“掰书君曰”的灵感,无疑来自“太史公曰”。“掰书君曰”不仅仅是点评,而是解读、点评兼而有之,引导我们去发现,神话简单的文本之下,是一个活色生香的世界。这种鲜活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就好比考古发掘,文化层动不动有五六个、七八个。我们今天所见的神话故事,一般有着相对完整的故事情节,相对紧密的人物关系,而它们的原初状态,却仿佛玩具箱里的“乐高”零件,散落在各个时代的文化层中。后来者总会在之前的地层中发掘、挑拣出自己需要的“零件”,再进行拼接;即使是相同的零件,在不同时代也会“拼接”出不同的“作品”,多个时代累积叠加,让神话更加迷雾重重。

  以“女娲造人”为例,“捏泥人儿”故事深入人心,伏羲女娲兄妹成婚造人的说法,流传也相当广泛。借用一个生物学概念,前者是“无性繁殖”,后者是“有性繁殖”,故事中都有女娲,到底哪个更真实?在“有性繁殖”故事中,又出现了“兄妹成婚”这个貌似乱伦的情节,其意义何在?《诸神纪》将二者都收录到《孤独的大母神》一章中,逐一“掰扯”这些读者可能存疑之处。“掰书君”指出,“捏泥人儿”的女娲是一位没有配偶的、独一无二的“大母神”,“是先民在不了解生殖原理的情况下,对女性生殖功能的单方面崇拜”;而后来出现的“有性繁殖”故事,应该产生于人类从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的时期——是的,故事无所谓真假,只是不同时代产生的两个版本。之后,“掰书君”强调了“有性繁殖”故事中的“大洪水”背景。在神话中,“洪水被视为降灾”,也就是天神造了人类之后,又因为人类的过失而降灾毁灭了大多数人类,类似于《旧约·创世纪》中的“诺亚方舟”故事。也就是说,女娲捏泥人儿造出的是最初的人类,伏羲女娲成婚则是历经灾难之后的第二次造人。至于“兄妹成婚”所涉及的道德禁忌,“掰书君”特别提醒读者注意其“非如此不可”的原因(洪水之后只剩兄妹二人),以及女娲再三拒绝结婚的情节设定的意义——既是为了强调“事急从权”,也是为了警告继承者“你们没有人家那些前提条件,所以,你们不可以‘乱’。”

  类似追根溯源式的掰扯,只是“掰书君曰”多种写作模式中的一种。其实,很多“掰书君曰”都很“有趣”。比如《古巴蜀诸神》一章,“掰书君”会告诉你,“蚕丛”大王可能精通养蚕术,而且很可能就是三星堆文物中那个“立目人”;“鱼凫”大王的形象可能是一只鱼鹰;杜宇王并不是死后化作杜鹃啼血,而是回归本原,因为他的“本相”就是一只杜鹃鸟;而杜宇的继任者鳖灵,有可能是一只水性很好、善于治水的大鳖……这一出“疯狂动物城”,应该能让“熊孩子”更快地记住。“掰书君”解读一些有争议的“神”,其思路也令人脑洞大开。比如嫦娥,将羿好不容易从昆仑山弄来的两人份仙药都偷吃了,然后飞入了月亮,完完全全一个背叛爱人的角色。掰书君却认为,作为羿的妻子,嫦娥是受了羿的牵连而失去了“神籍”,所以,时机一到哪顾得上其它,当然会马上吃了不死药“归队”。而这种特立独行的气质,无疑拉近了嫦娥这位神祇与今日之凡人的距离。

  一本《诸神纪》,掰出了神话的诸多“隐情”,同时也在努力平衡“通俗”与“专业”的关系。文字看似平实淡然,偶有插科打诨,实则包含着分量充足的专业知识甚至治学方法,是对专业、同时对大众读者都有相当了解之后才能做到的举重若轻。身为读者,如能放空身心,开卷细读,神游洪荒时代,体味诸神悲喜,不失为一种福气。赵爽:诸神故事讲起来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以优质教育创造美好生活
    一代山水画大家吴一峰
     
     
     
    发展传统剧目要汲取现代养料
    九九重阳<专题>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