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 > 正文

悲伤比愤怒更有利于助人决策

时间:2017-10-30 17: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凌星傲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理解助人决策的影响因素,有助于实现个体做出更多助人决策、产生更多助人行为的目标。日常生活中,情绪体验无处不在,许多助人决策正是我们在各种与决策任务无关的附带情绪(incidental emotion)状态下做出的。

悲伤比愤怒更有利于助人决策
【图语:附带情绪影响助人决策】

  理解助人决策的影响因素,有助于实现个体做出更多助人决策、产生更多助人行为的目标。日常生活中,情绪体验无处不在,许多助人决策正是我们在各种与决策任务无关的附带情绪(incidental emotion)状态下做出的。附带情绪是预测助人决策的重要信号,不同效价情绪对助人决策有不同的影响,相同效价的具体情绪也会对助人决策产生不同影响。情绪影响助人决策的传统研究,主要基于效价维度探讨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与助人决策的关系。例如,Sharma采用相关研究法探究大学生群体中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与亲社会行为之间关系的研究发现,积极情绪与亲社会行为存在显著正相关,消极情绪与亲社会行为呈显著负相关,说明积极情绪个体更有可能做出帮助他人的决策和行为,消极情绪个体做出帮助他人的决策或行为的可能性更小。

  探讨相同效价的具体情绪对不同决策的影响是近年来决策研究的一个热门话题。研究发现,同为负性情绪的愤怒和悲伤情绪对助人决策有不同的影响,与愤怒情绪相比,悲伤情绪下的个体会做出更多的助人决策。具体情绪理论——评价倾向框架理论(Appraisal-Tendency Framework, ATF)认为,每种情绪都有其特定的认知评价维度,其中发挥主导作用的评价维度是特定情绪的核心评价主题。在诸多评价维度中,责任性和控制性这两种评价维度对了解决策动因具有独特作用。责任性指某些人或某些因素为事件结果的产生承担责任的程度;控制性指事件结果的发生由个人、他人或情境因素控制的程度。愤怒和悲伤两种负性情绪在责任性和控制性两种评价维度上处于相反的两端。当个体愤怒时,倾向于认为当事人对事件结果的产生是可控的,应为事件结果的产生承担责任,即愤怒在两种维度上的核心评价主题是人为责任和可控性;当个体悲伤时,倾向于认为事件结果的产生对当事人而言是不可控的,不应承担责任,其由外部情境因素所导致,即悲伤在两种维度上以情境责任和不可控为核心评价主题。同时,该理论也主张,情绪会通过特定情绪核心评价主题所激发的评价倾向影响个体的判断和决策。就愤怒和悲伤情绪与助人决策的关系而言,在责任性和控制性评价维度上,愤怒个体可能会认为事件当事人对事件结果负有责任,在当事人的努力下事件结果可控,即当事人自身原因导致了事件结果,从而做出更少的助人决策;对于同一事件,悲伤个体可能倾向于认为环境是产生当下事件结果的原因,事件的发生对当事人而言不可控,从而做出更多的助人决策。悲伤比愤怒更有利于助人决策

  (杨昭宁等:《愤怒和悲伤情绪对助人决策的影响:人际责任归因的作用》,《心理学报》2017年3期;凌星傲/摘编)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注册新用户
    最新评论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非遗:活态文化 让乡村开口说话
    如何提升中国学术专著影响力?
     
     
     
    习近平谈初心
    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