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文化的滋润,让我们内心充满力量
 
当前位置:主页 > 玉石中国 > 玉润文化 > 正文

中国玉器与玉文化研究之道的思考

时间:2017-09-14 15:57     来源:江汉考古     作者:张忠培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中国整体文化经历了历史的变迁,故为了将中国玉器与玉文化置于中国文化整体中考察,就需对中国整体文化的变迁有所了解。

中国玉器与玉文化研究之道的思考
【图语:中国玉器文化的研究之道】

  中华玉文化中心在此以前举办的展览和开展的玉器·玉文化学术研讨会,均限于史前时代,从现在开始至今后四五年内,我们的这些活动,转入到了西周和东周这两个历史时期。今次学术研讨会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上,可以说,我们谋求的中华玉文化中心学术活动内涵的转折,已有了一个好的开端。下面,我和朋友们讨论这样两个问题。

  一、需将中国玉器与玉文化研究放在中国文化变革之路中进行考察

  研究中国玉器与玉文化,应当将玉器与玉文化放在中国文化整体中进行考察。

  中国整体文化经历了历史的变迁,故为了将中国玉器与玉文化置于中国文化整体中考察,就需对中国整体文化的变迁有所了解。至少,是大体的把握。同时,要了解甚至大体把握中国整体文化,谈何容易,是一件很难做到的学问。怎么办呢?我想能认识中国思想、哲学的变迁,便很可能把握中国整体文化的脉动。因此,我建议研究玉器与玉文化的朋友,能读一些思想或哲学史方面的著作。

  我在本届年会开幕式上说过,东周是“创立中国思想与文化根基的时代”,“形成了以孔子和老子思想为核心的华夏文化与精神文明,从此中国文化与精神文明升华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这个时代,可以借用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斯的话,称之为‘轴心时代’”。东周所以能被称之为“轴心时代”,是因为这个时代树立了孔子和老子这两根文化与思想的大柱。所以将东周称之为“轴心时代”,还因为中国的思想与文化,并没有停止在这个时代,在不断地走出着这个时代的思想与文化的同时,涌现出来的或新的形态,或既是新形态又是新质的思想与文化,都同这一时代的思想与文化存在着某种关联。

  两汉之际,佛教进入到了中国。因应佛教之传入中国,便依据老子的某些思想,尊老子为祖师,中国创立了道教。佛教进入中国初始,先是在社会下层民间传播,至南北朝时期,挤进中国社会上层,到了唐代,为适应中国水土,吸纳儒、道两家的思想与文化的养分,发展成禅宗。至此,佛教便成为中国的佛教了,成为了支撑中国文化与思想大厦的第三根柱子。但中国的儒、释、道的思想与文化之间的碰撞与吸纳没有就此结束。儒家因应佛教发展为禅宗,一是因袭自身传统,二是吸纳释、道两家,尤其是禅宗的思想与文化的一些营养,三是予以融合与创新,到了宋代,便发展为宋明理学。至此,儒释道便成了中国思想与文化的传统。

  历史发展到明代晚期,由于欧洲耶稣会以澳门为基地,进入中国内地传教,先是在民间,后闯入社会上层,直至成为皇室的宾客,一是向中国输入了西方科学、技术、思想与文化,二是也将中国的科学、技术、思想与文化传到了欧洲,这就开启了以儒、释、道为一方和以西方思想与文化为一方的碰撞的历程。这历程崎岖、险峻,碰撞发展到兵戎相见,中国人累累败阵,乃至赔款割地,得出的结论,是还得向西方学习,从“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及“师夷长技以制夷”,到得出要搞“共和”的结论。至此,儒释道式微,处于“用”的位置了,“共和”成为了支撑中国文化与思想大厦的第四根柱子。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实现了走进“共和”的条件,但终究未走到“共和”,搞了个党国体制。1949年,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推翻了国民党建立的党国体制,建立了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或曰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至此,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成为了支撑中国文化与思想大厦的第五根柱子。时序虽处第五,但在国家和社会的位置,却和儒家在皇朝帝国国家和社会中那样,成为了国家的社会思想与文化的主流,成为了国家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的指导思想,成为了国家思想的理论基础。然而“共和”或它的变种的“普世价值”,却不甘心退出舞台,不时地在我们的社会中涌动,挑战着马克思主义与毛泽东思想这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的理论与思想基础。

  这就是中国自春秋时代以来已经经历的和正在经历的思想与文化之路。

  我所以在这里讲了自己认识的中国自春秋时代以来所走过的和今后还要走的思想与文化的路,如我开头说的那样,是希望朋友们将玉器与玉文化之研究,纳入到中国思想与文化研究这一整体学术环境中来,是不是应该这样?请朋友们考虑。

  二、如何用考古学方法研究玉器与玉文化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考古学对含玉器的遗存的大量发现,从中获得玉器与玉文化信息的数量与质量,已远远超越了人们从传世玉器得到的玉器与文化的信息。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不仅是因为考古学发现玉器数量之多,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相当一部分学者坚持了以考古学方法考察考古学发现的玉器。这是所以能从其研究的玉器中获得的信息,比从以传统的方法研究传世玉器得到的信息的数量更多、质量更高的原因。因此,我们应该继续推进以考古学方法研究考古发现的玉器与玉文化,而且还主张以考古学方法和考古发现的玉器的研究成果,去审视、释读传世玉器与玉文化,并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再焕发出传世玉器与玉文化的青春。

  怎样以考古学方法研究考古学发现的玉器,进而深入这玉器所体现出来的社会关系与文化呢?近年来,我想来想去,悟来悟去,才认识到任何涉及史的研究无不存在如下三个学术层次,即一是实事;二是求是;三是如太史公讲的“通古今之变”。我在本届年会开幕式上讲了那么一段话,又在这闭幕式上讲了前面说的那些话,目的无非是希望研究玉器与玉文化的朋友能通过玉器与玉文化的“实事”和“求是”的探索,达至那“通古今之变”的学术高峰。这自然是“象牙塔”的研究。没有这“象牙塔”的研究,哪能有玉器与玉文化美仑美奂的学术春天,和怎能保持住这学术的春天!那么,玉器与玉文化的研究,又如何在这“象牙塔”内实现“实事”、“求是”和“通古今之变”的探索?下面我就这个问题,和朋友们作点讨论。

  (一)就玉器与玉文化的研究来讲,所说的“实事”,是要在认识上搞清楚什么是一件玉器,和一件玉器或一件玉器中的各个构件的材质、器型、纹饰、工艺及功能等,以及这玉器处在何种关系或什么样的人文环境之中这样一些玉器本体固有的文化与社会属性。玉器中的“一件”玉器,既有一件的一件玉器,也有由多件组合成的一件玉器,例如玉佩便是由多类、多件玉器组合成的一件玉器。当人们审视玉佩时,应把玉佩视为是一件玉器,而不能把玉佩的各类构件,看成是“一件”、“一件”的玉器,如果有人如是看待玉佩,那么玉佩就会从他的认识中消失,持将玉佩的各类构件视为是“一件”、“一件”玉器的认识的考古学者,在其田野中就永远发现不了玉佩。自然,当把玉佩视为是“一件”玉器时,也不能忽视对玉佩的各类、各个构件进行仔细认真的考察,同时,也应了解这玉佩是用什么构件组成的,组成为什么样子,怎样组成这个样子,以及为何是这样或那样的造型?其意何在?我想如果对玉佩及其构件应作如是的理解的话,那么,其他器物上的玉饰件、玉构件或玉附件也当做这样的理解。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教育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基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700种分科
 
 
 
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
当前中国人口老龄化新特点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