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国学移动版

 
当前位置:主页 > 专栏 > 正文

【兰若山居专栏】鸡足山华首门重光随记

时间:2020-01-01 19:48     来源:立身国学教育     作者:综合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在江西朝访禅宗祖庭黄龙山时,鸡足山金顶寺方丈惟圣大和尚来电,说起鸡足山华首门殿堂和碧云禅寺重修竣工。

  【兰若山居专栏】之七

  ·壹·

  在江西朝访禅宗祖庭黄龙山时,鸡足山金顶寺方丈惟圣大和尚来电,说起鸡足山华首门殿堂和碧云禅寺重修竣工,将在11月13日和14日举行开光大典,一是希望我能提供一些原来护持鸡足山时拍摄的视频资料。二是如果有时间,能回来参加开光活动。

  我欣然而允,连忙给大理学院鲍波老师电话,请他把关于鸡足山的视频拷贝给惟圣大和尚,随喜其发心功德。

  后来在黄龙山几乎已经废弃的寺院里,梦中回到鸡足山,醒来遂决定辞去河南佛教学院的职务,回归故乡大理,也决定回山参加碧云禅寺的开光活动。

  原来为了保护鸡足山不被风电场破坏,在09年发起佛教界保护圣山的大规模维权活动,呼吁政府和华能集团取消在鸡足山最高峰象王峰一带修建大型风电场,因为这样的缘起,在维权的同时,征召志愿者,发起拍摄《鸡足山,最后的告别》纪实纪录片,以表达保护圣山的诉求。后来得到三宝加持,风电场项目取消,而纪录片也拍到半途,遂重新确定主题,将鸡足山全山和附近圣迹逐一拍过,剪辑成一个公益长纪录片,在佛教界流通。

  后来,募集到的少许经费用完,便停了下来,导演鲍波老师发心作成一个优良的作品,一年多来继续不停上山拍摄,还找到了航拍的视频资料。志愿者们一直都很投入,尽管每个人都有工作,如果需要,立刻就能集结起来,一是大家对圣山的敬重,二是对镜头的狂热,能成就此因缘。

  ·贰·

  这次也一样,在回大理前,就和鲍波老师商定最后拍摄一次鸡足山,便开始进入后期制作。于是志愿者王金灿老师,西川便应邀而来。在这里,我得介绍一下这个团队,以表达我对他们的谢意和敬意。

  导演鲍波,原大理学院艺术学院副院长,资深导演,也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是大理本土文化力量的代表人物之一,为人正直,心地光明,有古君子之风。

  王金灿,鹤庆广播电视局资深记者、编导,有诸多独立纪录片作品获各种奖项,关于鹤庆白衣人的系列纪录片尤为知名,曾在诸多国际电视新闻网播出。也写作,出过几本学术类的专著,近期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散文集《草海边》,好评者众。

  西川,原名周西川,早点在重庆一家地方电视台工作,后来辞职迁居大理,资深影像专家,数码专家,据我观察,已经达到黑客级水平,观点独到,不爱说话,实干分子。

  我和以上三位善知识结识缘起于鸡足山纪录片,一直以志愿者的身份全力参与,不辞辛劳。其他还有一些人断断续续参与,诸如:王勇、翟建东、马林等诸多热心人士,这里就不一一细表。

  ·叁·

  我是10月初回的大理,联系过筹备开光法会法心法师,这位戴着眼镜的法师,镜片下埋藏着一双智慧的眼睛,皮肤有着云贵高原特有的颜色,回大理几年,几乎在所有的法会上都能见到他忙碌的身影。

  问法心师开光典礼上拍摄的事能否安排一二,他说没问题。后来才知道相信他还是有些大意了,要不是我在11月10日跟着弥陀寺方丈圣光师去碧云寺送恭贺开光法会的匾,我们几乎就无法开展拍摄工作。

  开光分为两天,13日是华首门开光,华首门是鸡足山最神圣的地方,千丈悬崖上的天然石门,伟大的苦行头陀迦叶尊者受释迦牟尼嘱托在里面入定,等待弥勒菩萨出世,传佛衣钵。原来石门前有一个殿堂,后来拆除了,要重新修建,一耽搁就是很多年,当地人传说,殿堂被拆除后,华首门许愿都不灵验了,当然这是扯淡的话,信佛的人,大都迷信,但这样的心理是不容忽视的。

  直到去年,开始重修,有位企业家捐助了1000万元,将铜佛殿、大悲阁、华首门殿堂全部重修,当然这点钱是不够的,三处庙宇都归金顶寺管理,金顶寺方丈就是重修碧云禅寺的惟圣大和尚,鸡足山佛教协会会长。鸡足山旅游投资开发公司也全力参与,多方筹集资金,将即将倾塌的庙宇重修,耗费巨大。设计和施工单位是大理国光古建公司,我在开光当天,在铜佛殿建筑工地上和剑川县县志办主任张笑老师聊天时遇到施工单位的负责人,剑川白族人,剑川的木匠和石匠在国内都很有名,这是白族人的荣耀。

  看得出来,这次开光是仓促举行的,碧云寺还没修完,大悲阁和铜佛殿还没盖好,华首门才刚刚落成,建筑废料都没来得及清理干净,开光法会就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轰轰烈烈地张罗起来。

  ·肆·

  10号上山,才知道13日早上华首门开光,全山封锁交通,邀请的都是政府大员和富商,普通信众不许入内,包括我和摄制组。我们起初只收到一张请柬,成员却有5人,一人一张。后来,导演鲍波请神通广大的马林兄弄到了四张请柬,解了这燃眉之急。

  我们的请柬是碧云禅寺开光的,华首门就不能去参加,在这个事情上,我起初埋怨组织者安排有些不周到,不过后来听说华首门开光活动是由政府和鸡足山旅游投资开发公司主办,和尚插不上手,那我便释怀了。这些把圣山圈起来弄钱的利益集团,办事从来都是鼻涕口水的,他们眼里只有领导和钞票,没有佛祖和众生。

  12日,我们到了宾川的一家星级酒店,这是接待贵宾的。我们开了两部车,半车器材。到酒店后,苍天有眼,刚好遇到惟圣大和尚在,寒暄后,我就问他要了两张新闻采访证,因为有这两张证件,才能进到华首门,纪录下这珍贵的历史时刻。

  住宿由牟尼庵当家传承师安排好了,在祝圣寺前香会街一家素食餐厅,兼接待住宿,名字叫妙厨天供素食餐厅,两位湖南的居士半年前开起来的。专卖素食,床位是20元一人,有热水,上厕所得跑到地下室,不过很干净。

  住下后,已是晚饭时分,就到隔壁的以前经常去吃饭的餐馆弄了几个菜,我们想起了万鹏李,我们喊他老万,老万是位老鸡山人,在这里守了二十年,还经营着家传的一个叫“李太公酒”的品牌。他对鸡足山的热爱已经到了痴狂的地步,前山后山都跑遍了,很多电视台都曾经来拍过鸡足山的纪录片,他作向导,自称是鸡足山的资深导游。对鸡足山的掌故和高僧故事,以及大大小小的事件,他了如指掌,还收集许多资料,准备写本专门介绍鸡足山的书,通文墨,也吟诗。

  老万我们一起吃饭,一年多不见,当然得喝点酒,山中寒气重,我们摄制组的几位老汉都是酒仙,几杯过去,老万说明天一起上山,他干我们的助手,我们当然求之不得,上百斤的器材需要有人搬运。

  13日,按照安排,在石钟寺坐旅游观光车到索道,然后坐索道上金顶,再去华首门开光现场。法会10点开始,主法大德是净慧长老、海山长老、妙江大和尚、明道老和尚,四位都是汉传大德,威望极高。还有云南佛教协会会长刀述仁大居士,曾经的傣族头人。南传的还来了几位大比丘,我只认识版纳三佛爷,这位清静大比丘很了不起,几年前造访云南佛学院时,他曾经送给我一套南传的论著,至今仍摆在我的书架上,没来得及读完。藏地的有泸沽湖扎美寺的关加益西活佛和随扈,还有一位面相端严的宁玛派的喇嘛,不知其名。其他僧众近数十名。官员来的很多,省州政府要员和随从,比如原云南省委副书记丹增,原大理州委书记刘明,大理州代州长何华等。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王友三:中华文化关注的是人
中国章草书数码字库建成
 
 
 
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81年,永
爱父母,五不怨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