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正文

藏文化:薪火相传

时间:2018-01-09 15:30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作者:综合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藏族本土文化,原本是位于雅鲁藏布江流域中部雅砻河谷的吐蕃文化和位于青藏高原西部的古象雄文化逐渐交融形成的。

藏文化:薪火相传
【图语:藏文《大藏经》】

  藏族本土文化,原本是位于雅鲁藏布江流域中部雅砻河谷的吐蕃文化和位于青藏高原西部的古象雄文化逐渐交融形成的。

  到了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时代,佛教从中原、印度、尼泊尔传入吐蕃,逐渐形成和发展为独特的藏传佛教。与此同时,南亚的印度、尼泊尔文化以及西亚的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等,特别是中原的汉文化,对西藏文化的发展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藏族的建筑艺术和雕塑、绘画、装饰、工艺美术等造型艺术,以及音乐、舞蹈、戏剧、语言文字、书面文学、民间文学、藏医藏药、天文历算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1960年民主改革完成后,西藏文化开始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更多的藏文典籍被挖掘整理,1700多座寺院得到了整修,《大藏经》与《格萨尔王传》的整理和出版成为出版界的盛事,藏医药解除了更多人的病痛……而更重要的是,藏文化的存在,并非如博物馆般的封存保护,她正活生生地成为社会发展的一部分。

  45年的藏文生涯

  陈庆英的研究室很大,书架与书柜占据了主要空间,将房间分为两半,各种藏汉书籍堆叠如山。他是一位面目慈祥的老人,讲到高兴处会用手摩挲一下光光的头顶。这位67岁的藏史与古文献专家研习藏文已经有45年时间,他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宗教研究所的研究员。

  陈庆英的经历是一个关于文字与文献的故事。

  1941年,陈庆英生于四川南充。1958年陈家举家支边,迁居青海。1960年他从青海师范附中毕业,进入青海民族学院物理系,两年后民族学院并入青海师范学院。

  在上世纪60年代,陈庆英的目标是要成为一名藏区中学的物理教师。为了能胜任这项工作,藏语成为必修课。“当时由师范学院的藏语系老师教授,每周要学4个半天,课程量很大。”陈庆英回忆说。藏语是拼音文字,藏汉本属同一语系,初学者入门并不感到太多的困难。但藏语有安多、拉萨、康区三种主要方言,陈庆英最开始接触的是安多方言。

  1967年,陈庆英如愿成为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中学和海西州民族师范学校的物理教员,教书用的是藏文的物理课本。海西州地广人稀,30多万平方公里只有20余万人口,平均每平方公里不到一个人。即使条件恶劣,藏区仍尽可能以藏文教授自然科学。“当时已有‘五省区藏文教材写作组’,负责把中学教材翻译成藏文。”陈庆英说。

  在荒凉的德令哈工作了10年,1978年陈庆英的故事有了一个巨大的转折。这一年,大学恢复招收研究生,37岁的陈庆英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民族语言系的古藏文专业,师从古藏文专家王尧先生与东嘎活佛洛桑赤列,开始正式转入藏学研究。在入学考试中,藏语也是必考科目。

  “文革”后,百废待兴,只有中央民族学院一所学校有古藏文专业,1978年那一届也只招收了包括陈庆英在内的4名研究生。“当时主要有三个研究方向:藏族文学、敦煌文献和藏文文法”,陈庆英最终选择了敦煌文献的研究方向。

  吐蕃时期最可信的文献有三大类:敦煌石窟遗书中的藏文写卷,遗留下来的金石铭刻文字,从新疆、青海等地发掘的简牍文字。其中敦煌写卷最为重要,整个8万册敦煌文献中,除了汉字文献,最多的就是藏文文献,接近1万卷。“斯坦因在偷运敦煌写卷时,首先掠夺带走了大量少数民族文字的文献。”陈庆英说,“所以整理保存现有敦煌藏文写卷的工作十分迫切。”这对于研究藏族历史,发展藏族文化有极大的意义。为此他曾多次前往当时的“敦煌县文化馆”查阅有限的文献,在此期间,他编辑出版了《藏学研究论文集》和《藏学研究译文集》。

  在中央民族学院毕业并工作3年后,陈庆英调回青海社科院藏学研究所,主持塔尔寺藏文文献的整理编目工作。塔尔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珍藏了许多佛教典籍和历史、文学、哲学、医药、立法等方面的学术专著。这些典籍藏于庞大的寺院和众多活佛家中,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少本书。

  陈庆英带领七八名大学生,还请了几位民国时期就开始研究藏文文献的老先生,终于完成了塔尔寺文献的编目和文物整理。此后,陈庆英转向了元代藏史研究,先后译注了大量藏文文献,包括《萨迦世系史》、《藏汉史集》等,完成了《帝师八思巴传》等著作。1993年陈庆英进入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工作,完成了《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研究》。

  在保护抢救藏文文献方面,中国的藏学学者显示出令人尊敬的力量。陈庆英的老师王尧先生,“文革”期间下放到五七干校,仍旧把藏文文献抄在纸片上藏于上衣口袋内,寻找时机偷偷地学习、翻译。而王尧先生的老师——语言大师于道泉先生,早年留学法国时在巴黎图书馆打工,寻找各种机会将被英国人斯坦因、法国人伯希和掳走的敦煌文献拍照复制。

  “与国外相比,国内的藏学研究水平可以说见仁见智,互有长短。”陈庆英对记者说,“但就文献整理的情况而言,中国是绝对领先的,国外的学者都要到中国购买大量整理出的文献。”

  相传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的大臣吐弥桑布创立藏文,到今天,藏文已经连续使用1300多年。在中华文明浩繁的典籍中,除了汉字文献外,最多的就是藏文文献。

  文字是文明传承的载体,保护藏文与文献就是保护了藏文化的基础。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礼尚往来”需正本清源
认识客家 林开钦新著《客家通史》
 
 
 
缙云民间戏曲的传承发展之路
春节将至 专家支招老人健康过节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