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国学_乡村
  • 云南:增强特色小镇可持续发展能力

    云南:增强特色小镇可持续发展能力

    “特色小镇并不是在哪里都能建,关键要在‘特色’上下功夫,不论依托文化或产业,首先必须有自己的特点,然后才具备打造特色小镇的基础。”
  • 这里的乡村美在哪

    这里的乡村美在哪

    “农村要变美、面貌要提升”,在新昌县,像后岱山村这样实现蜕变的例子还有许多,诀窍在哪里?党建的引领、文化的浸润,是他们积累的经验。
  • 以宅基地改革推动乡村振兴

    以宅基地改革推动乡村振兴

    江西省余江县是全国15个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地之一,我们在当地的调研发现,抓住“宅改”这个农村综合改革的“牛鼻子”,可以发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巧力,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
  • 福建莆田:“文献名邦”的科举文化基因

    福建莆田:“文献名邦”的科举文化基因

    莆田被誉为“文献名邦”,不仅在于历史悠久、文化遗产丰富,更在于莆田历史上科举鼎盛,人才荟萃,累代共出进士2482人、文武状元21人、宰辅17人,演绎了中国科举史上莆田读书人宏大的命运交响曲。
  • 与邻为善

    与邻为善

    九岁那年春节期间,私塾放假,我随同母亲到外祖父家贺年拜寿。一进院,我就见屋门上贴着一副洒金朱红墨迹对联,感到很有内涵,也很新鲜,和常见的“祈福呈祥”之类迥然不同,便默默地记诵下来:
  • 冬至到,新老街坊吃饺子

    冬至到,新老街坊吃饺子

    冬至到,吃饺子。前日一大早,东城区朝阳门街道内务社区的志愿者们,来到27号院社区文化生活馆里一起包饺子,送给社区里行动不便的老人、残疾人和包片的环卫工人,大家伙儿一起热乎乎过冬至。
  • 宾阳县创新发展乡贤文化

    宾阳县创新发展乡贤文化

    去年,宾阳县在加强意识形态工作中,注重发挥乡贤文化、先进文化、好人文化的引领作用,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地生根,传播正能量,传递好声音。
  • 重构“乡贤文化” 改善乡村治理

    重构“乡贤文化” 改善乡村治理

    走进孟子故里山东济宁邹城市唐村镇,一股“乡贤文化”新风扑面而来。“新乡贤”们活跃在全镇29个行政村,为乡村治理工作探索出一条新路,为美丽乡村建设锦上添花。
  • 广西公布第三批自治区级传统村落名录

    广西公布第三批自治区级传统村落名录

    为推动传统村落保护模式创新,广西于2017年实行了专家团队包村打造模式,即由当地住建局与有资质的规划设计单位签订合作协议,规划设计单位组建专家团队,并派规划设计专家进驻到当地传统村落开展包村打造试点。
  • 世界文化遗产之“皖南古村落”

    世界文化遗产之“皖南古村落”

    西递、宏村这两个传统的古村落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保持着那些在上个世纪已经消失或改变了的乡村的面貌。其街道的风格,古建筑和装饰物,以及供水系统完备的民居都是非常独特的文化遗存。
  • 极边古镇的文化密码

    极边古镇的文化密码

    细雨霏霏,一群快乐的鸭子正在河里戏水。村口左侧的池塘里,大片翠绿中红艳的荷花分外醒目。行走在和顺古镇,穿街过巷,目睹眼前一幢幢明清时期建筑风格的老宅子,仿佛置身于中原或江南的某个小镇。
  • 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为晋国“邦墓”

    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为晋国“邦墓”

    在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日前召开的“两周封国暨晋文化考古学术研讨会”上,专家们根据4年来的发掘成果,确认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在春秋时期应是晋国的一处“邦墓”,在战国时属魏,其中高级的墓葬墓主可能是世袭贵族。
  • 不抱“乡曲之见” 不陷“地域歧视”

    不抱“乡曲之见” 不陷“地域歧视”

    地有五方,人自然有五方之性。换言之,五方地气,有寒暑燥湿之分,故百姓的习尚,也无不随其风土为转移。所谓风俗,其中的“俗”字,大抵有下面两层意思:一则“俗”字从人,指的是在下之人的嗜欲。
  • 朝山:庙会的聚与散

    朝山:庙会的聚与散

    与农耕文明、乡土中国对自然的顺应、敬畏相匹配,以物化形态存在,并在家与庙可以让渡的空间中展演的庙会,是关系到人生仪礼、家庭伦理、道德义务、历史记忆、群体认同、交往技艺和审美认知的精神性存在。
  • 榆中我美丽的家乡

    榆中我美丽的家乡

    要说起美丽的兰州,就不得不说说兰州不可或缺的一片行政区域,那就是兰州的东大门,素有“兰省之门户”、“丝路之要津”美誉的“金县”——榆中。
  • 长长的乡愁线

    长长的乡愁线

    北方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有一铺土炕,千百年来,祖祖辈辈生命的延续、生活的希冀、家庭的温馨都寄托于此。想起老家的土炕,我的心里就会有阵阵温情的暖流涌过。
  • 我的故乡黄家湾

    我的故乡黄家湾

    黄家湾是我的故乡。那里有山有树,有我童年的欢声笑语,还有我割破手指的尖叫声,斑斑点点的血迹染红了我童年的记忆。
  • 回望故乡忆母亲

    回望故乡忆母亲

    我的故乡是太行山东部的一个小山村,这里红岩重重、悬崖万丈、山路崎岖、地少水缺,从来没有见过车马,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小毛驴。我曾写过一首打油诗描写我的家乡:“石头路,石头墙,东山西山夹太阳。